移动版

亏损40亿,违规担保1亿!天夏智慧年报难产又遭立案调查

发布时间:2020-05-07 20:19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天夏智慧(000662)2019年未经审计业绩数据显示,营业收入实现2.81亿元,同比下降74.2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挫2757%,亏损额高达40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 余飞 

每年4月末,是上市公司年报披露的最后期限。今年,天夏智慧城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夏智慧,股票代码000662.SZ)却要行特例。 

日前,天夏智慧披露公告显示,经公司董事会审议,将原定于2020年4月30日披露的经审计年度报告延至2020年6月30日披露。做出这一决定的其中一条原因是,3月27日该公司才确认变更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为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亚太集团),而亚太集团入场时间比原计划大幅度推后,因此对该公司的项目盘点不能及时开展。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天夏智慧变更年报审计机构的时间,距年报披露的最后期限仅有一个月。这种迟迟无法确定审计机构的不寻常行为,引起诸多疑问。 

屋漏偏逢连夜雨,年报难产之际,天夏智慧还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天夏智慧进行立案调查。 

针对天夏智慧的种种异常,深交所于4月28日向其下发关注函,要求该公司补充说明迟至3月27日才确定审计机构的原因,同时要求该公司在4月30日前披露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及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并对报告期内是否存在违规对外提供担保、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使用募集资金等重大违规行为发表明确意见。 

4月30日,天夏智慧陆续披露业绩情况等公告。数据显示,2019年天夏智慧未经审计的经营业绩下滑严重,亏损幅度达40亿元之巨。同时,其违规担保共涉及金额1.05亿元,均与该公司前董事长夏建统有关。 

资金紧绷 债务缠身 

在天夏智慧官网,该公司自称是“智慧城市大数据领域龙头企业,也是全球综合实力领先的智慧城市建设和服务供应商,业务遍及全球,致力于政府信息化解决方案、地理科技(GIS)、智慧城市、智慧城管、设计规划、投资运营等高端领域。”不过,其前身却与现在的业务相去甚远。 

更名之前,天夏智慧名为索芙特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索芙特),主营日用化妆品研发、生产和销售,各大卫视常见该公司香皂、洗面奶等产品的广告。 

2015年,索芙特通过在二级市场定向增发募资41亿元,以1467%溢价率,收购了杭州天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夏科技)100%股权,更名为天夏智慧。 

按照规划,天夏智慧逐步把之前的化妆品业务和医药流通业务置出,并建立智慧城市领域的业务布局,实现产业转型发展的战略,推动公司经营业绩的稳步增长。 

在收购之后的三年业绩承诺期,天夏科技均完成了相关目标。但承诺期刚过,该公司业绩就突然变脸。 

2018年,天夏科技实现净利润2.68亿元,相比2017年业绩腰斩。同时,计提商誉减值1.05亿元,导致上市公司2018年扣非净利润为2.06亿元,同比下降60.98%。 

对于2019年业绩,在深交所追问之下,天夏智慧披露了其2019年未经审计主要业绩数据。公告显示,2019年天夏智慧营业收入为2.81亿元,同比下降74.2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挫2757%,亏损额高达40亿元。 

天夏智慧2019年未经审计业绩数据

数据来源:天夏智慧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公告 

事实上,天夏智慧面对的不只是业绩下滑,还有不断的诉讼仲裁、账户冻结以及集中爆发的资金链问题。 

2019年12月2日,天夏智慧披露《关于短期借款逾期及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公告》显示,自2018年12月25日至2019年6月27日期间,天夏智慧及控股子公司发生已逾期未偿还的短期借款共计7笔,累计逾期借款金额约为5.90亿元,占天夏智慧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0.43%。 

相比之下,截至2019年末,天夏智慧账上的货币资金仅余256万元。公司现金流已经处于高度紧绷状态。 

违规对外担保1.05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天夏智慧之所以落到如此境地,与该公司前董事长夏建统不乏关系。 

2014年凭借收购莲花味精(600186.SH),夏建统闻名于资本市场。旗下浙江睿康投资有限公司、杭州惠谷投资有限公司和睿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睿康系”企业,均是在2014年到2015年注册成立。 

在夏建统的推动下,2015年天夏科技入主索芙特,完成上市并更名天夏智慧,夏建统也成为该公司董事长。在随后的几年中,天夏智慧曾多次为夏建统的关联方提供担保。 

广西证监局于2019年10月对天夏智慧出具的一份《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2017年6月至2018年2月,天夏智慧五次为杭州秦商体育文化有限公司等关联方对外借款提供担保,相关担保合同均由时任董事长夏建统签署,并盖有天夏智慧公章,累计金额达6.58亿元,占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1.82%。上述为关联方对外融资提供担保事项,天夏智慧未履行股东大会、董事会审议程序,也未及时进行披露。 

2018年6月以来,天夏智慧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陆续卷入与时任董事长夏建统实际控制的关联方公司有关的民间借贷纠纷而被相关借款方诉至法院。截至目前,天夏智慧涉及有关诉讼6起,涉诉金额合计不少于6.5亿元。 

由于涉及夏建统担保等事项,天夏智慧曾经被之前的审计机构指出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 

2019年5月7日,中准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称,“在审计过程中,会计师识别出天夏智慧公司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存在以下重大缺陷:天夏智慧公司存在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批准对关联方债务提供担保而涉及诉讼事项,该担保导致天夏智慧公司及其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股权资产被司法冻结。天夏智慧公司未及时、有效地管理与诉讼及资产冻结相关的信息,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天夏智慧日前披露的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信息亦显示,由于夏建统而起的违规担保有四起,共涉及违规担保金额1.05亿元,目前相关担保均已到期。 

天夏智慧违规对外担保情况(万元)

数据来源:天夏智慧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公告 

另一方面,《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天夏智慧的年报难产早有端倪。自前任董事会秘书于2018年7月5日辞职后,天夏智慧董事会秘书岗位人员长期空缺。该公司财务总监也已于2019年11月3日辞职,证券事务代表也在2020年2月14日递交了辞呈。 

对此,深交所在关注函中也要求年审会计师重点关注并充分评估相关人员缺失事项对上市公司内部控制、2019 年财务报告以及审计工作的影响。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